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她一直以為和丈夫好一切都無所謂,甚至不在乎他和前妻有個兒子,而那個孩子和她一點也不和,她還一心瞞著父母,害怕父母知道

不管你做那一行,看完這篇文章,理解透了,就等於你清華大學 MBA 畢業了····到不管你做那一行,看完這篇文章,理解透了,就等於你清華大學 MBA 畢業了····到酒店工作的內容是什麼呢?
       她一直以為和丈夫好一切都無所謂,甚至不在乎他和前妻有個兒子,而那個孩子和她一點也不和,她還一心瞞著父母,害怕父母知道這件事情......
  郭莉(化名)今年27歲,是一傢公司的出納員,她與老公馮斌(化名)是通過網絡認識的。馮斌曾離過婚,有一個10歲的孩子。去年7月,馮斌與前妻的孩子從姥姥傢回來和他們一起生活。她不知道怎麼當後媽,對這個孩子也很排斥,和孩子發生瞭不少沖突。郭莉覺得,隻要孩子在傢一天,生活就永遠沒有希望。而馮斌並不理解他的痛苦,反而常常對她撂狠話。身心疲憊的郭莉有瞭離婚的念頭,可是面對現實,卻有許多說不出的苦衷……

  80後的她,成瞭90後的後媽

  認識丈夫馮斌的時候,郭莉才21歲。那時,她還是一個對未來充滿美好設想的大學生。畢業前夕,她在網上認識瞭馮斌,對方淵博的學識和貼心的關懷使她產生瞭深深的迷戀。畢業後,郭莉瞞著父母來到千裡之外的成都與馮斌見面。眼前的馮斌比她想象中多瞭幾分成熟和睿智,談話間不乏幽默,對她也關愛有加。在馮斌的幫助下,郭莉很快在成都找到瞭工作,雖然薪水不高,但有戀人相伴,日子過得還算幸福。


  三個月後,郭莉還沉浸在熱戀的喜悅中,馮斌卻告訴瞭她一個秘密。原來,他不僅年紀比郭莉大7歲,而��還離過婚,有一個5歲的兒子。兒子判給瞭自己,但一直跟著姥姥生活。聽到這個消息,她怨馮斌欺騙瞭自己。但是,戀愛中的女人總是寬容的,她相信,隻要兩個人相愛,一切都不重要。郭莉的善良令馮斌非常感動,他發誓一定要好好待她。
      仿佛一切是水到渠成,郭莉和馮斌結婚瞭。結婚前,郭莉領著馮斌回傢。一向嚴厲的父母同意瞭他們的婚事。在他們看來,女婿除瞭傢庭條件差一點、年齡大一點之外,其他方面還算差強人意。但郭莉心裡明白,父母之所以同意,是因為她隱瞞瞭馮斌離過婚並有小孩的事實。她知道,要是告訴父母這些,他們是絕對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的。婚後的生活不如預想中美好,但在隨遇而安的郭莉看來,也算是能湊合。然而,就在去年7月,馮斌的兒子從姥姥傢回來,年輕的郭莉一下子成瞭後媽。她無法接受這個孩子,卻又不斷告訴自己,孩子是無辜的,必須對他好。於是,她拼命向孩子示好,卻得不到父子倆的認可。隨著與孩子的沖突越發激烈,郭莉想到瞭離婚。可是,面對離婚,她卻有比“當後媽”更多的隱憂。在不斷的掙紮和自我折磨中,郭莉來到瞭咨詢室。

  在咨詢室,郭莉雙眉緊鎖、坐立不安,一字一句地吐露藏在心底的壓抑。

  “馮睿(丈夫與前妻的兒子)剛回來那會兒,由於數學成績不太好,我便主動承擔起輔導他的責任,其實是想拉近與孩子之間的距離。可他在鄉下被姥姥寵慣瞭,做事總是拖拉、磨蹭,對我佈置的作業也是應付瞭事。有時,他說自己要做作業,可隻要我一轉身,他就上網或是幹別的,還不許我說。
       有一次,我見他正在打遊戲,就說瞭他幾句,他馬上頂撞我,說不需要我管,他又不是我兒子。這讓我非常氣憤,本來我就不喜歡他。更可氣的是,當我把這件事告訴馮斌時,他卻說出一句令我意想不到的話:‘這日子你愛過不過,你要覺得過不下去你就走。’孩子的話深深刺傷瞭我,丈夫也說出這樣的話,更讓我難以接受。

  從那時起,雖然我依然照顧孩子的生活和學習,可心裡卻越發無法接受他。我一看見他就覺得自己很委屈,像有根刺紮在心裡一樣難受。我越來越煩他,恨不得他馬上從我的視線消失。於是,我故意讓他難受。比如,作業寫瞭一遍,我會讓他寫第二遍、第三遍,直到我滿意為止。結果,他對我越來越憎恨,從來不叫我一聲媽。”

  “其實,我也知道孩子沒什麼大錯。盡管他說出那樣的話,可小孩都是無心的,我不能跟他計較。但是我又很矛盾,現在隻要一看到這個孩子,我就覺得生活沒有希望,活著沒有意義。可我這些話不能對任何人說,因為我的朋友、同學、還有父母都不知道我老公是再婚的。在她們看來,以我的條件可以嫁一個很好的男人,但我卻選擇瞭一個條件很差的男人。我的圈子裡都是很現實的人,我怎麼敢對他們說我老公還有個孩子呢­而且我自己也覺得做後媽很丟人。我怕人多的地方,我怕同學聚會,我怕別人知道我是後媽。我是不是很壞,怎麼會這樣對待一個孩子­”她喝瞭一口水,把問題拋向瞭我。
       我沒有直接回答郭莉的問題。她與孩子的矛盾實際上是眾多離異重組傢庭都會面臨的問題,要想磨合好,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。而磨合的過程,最需要的是愛人的配合。所以,我請她再詳細說說和丈夫的婚姻狀況。沒有責任感的丈夫VS蒙在鼓裡的父母

  郭莉談到丈夫時,臉上並沒有表現出幸福,反而低聲抽泣起來。郭莉說,結婚後,她和馮斌的感情越來越差。馮斌最大的樂趣就是上網,隻要有一臺電腦和一根網線,他可以一整天不出門。現在,夫妻倆的相處模式一般是:馮斌玩電腦,郭莉做傢務。馮斌不斷地對郭莉說,隻要不打擾他上網,每天做好飯、打掃好衛生就是好老婆。有時郭莉抱怨幾句,馮斌就會不耐煩地說:“誰傢不是老婆做事­當年是你自願嫁給我的,這日子你愛過不過。”

  丈夫的話仿佛是冰冷的劍直抵心尖,郭莉被深深地刺痛瞭:“我是傢裡的獨生女,我從來不做傢務活,但是現在我做瞭這麼多,他還不滿意!”奇怪的是,結婚前,馮斌對郭莉十分呵護,為什麼婚後卻做起瞭甩手掌櫃,而且對她一副無所謂的態度­。
       郭莉說,丈夫之所以這樣,很大原因是從小的環境造成的。10歲那年,馮斌的父母離婚瞭,16歲,他被送去部隊。退伍後,他沒地方住,也沒有生活來源,所以草率地結瞭婚,想找個人照顧。可是前妻並不是對丈夫千依百順的女人,倆人很自然地離婚瞭。

  當時他對郭莉好,就是發現郭莉是個賢惠溫順的女人,符合他對妻子的要求。現在,他已經30多歲瞭,工作也不如意,兒子又回來瞭,生活壓力一下子增大,郭莉還和孩子起瞭沖突。原本就期待別人照顧自己的馮斌,哪兒能打理這些事­所以,他采取瞭指責和命令的方式,希望妻子能服從自己。而他,則可以理所當然地逃避到網絡世界中。

  說到這兒,郭莉嘆瞭一口氣。暴戾而沒有責任感的丈夫,敵視她的孩子,讓郭莉想到瞭離婚。對於離婚,郭莉的顧慮卻更多。她放不下6年的感情,畢竟自己付出瞭許多。她更擔心的是,如果離婚,就必須給父母一個交代,那麼,當初隱瞞的事實必然要說出來,而父母一定不會原諒她。說到這兒,郭莉明顯焦慮起來,雙手不斷搓著衣服,眼神遊離。

  通過郭莉的述說和肢體動作,我意識到,孩子的問題並不是她求助的真正原因。她真正的心結是,害怕父母知道馮斌的婚姻真相,害怕離婚後父母對她的態度。這種恐懼強化瞭她的焦慮,而對孩子的“懲罰”和“折磨”,正是她發泄焦慮的一種表現。
       既然焦慮來自父母,那麼,父母是如何看待她和馮斌的婚姻的­郭莉說:“因為我沒有告訴他們馮斌結過婚,所以父母對他還是接納的。結婚那陣子,爸爸媽媽都希望他們的獨生女兒能風風光光地嫁出去,可最後,馮斌卻對我說,他是二婚,不想搞得這麼引人註目,讓我勸傢人不要辦。最後,爸爸也同意不舉辦婚禮。爸爸說,他跟媽媽結婚那會兒就發瞭幾顆喜糖出去,一樣過得很好,隻要幸福,怎麼樣都可以。我很感激父母這麼理解我,但是也非常愧疚。領結婚證那天,父母不遠千裡趕來。媽媽在傢裡燒瞭一桌子好菜,卻隻有我們四個人冷冷清清地度過。媽媽說:‘女兒,我們今天就把你嫁出去瞭。’我一輩子都忘不瞭這句話,還有媽媽心疼的眼神!結婚後,父母在我這裡住瞭一年多,他傢裡連個問候的電話也沒有。因為馮斌在他們傢幾個兄弟中工作最差,婆婆看不起他,也順帶看不起我。這些冷漠的對待,讓我媽媽很難受,原本想讓女兒熱熱鬧鬧地嫁出去,結果婆傢的人連理都不理。��前,他的孩子沒回來時,父母還能常常過來看我,可現在孩子回來瞭,父母也不能來我這兒瞭。而且,和馮斌的婚姻越是不順,我就越覺得愧對父母。我後悔當初沒和他們說實話,也怕他們一怒之下不認我這個女兒。於是,我越來越焦慮,卻不知道該怎麼辦。”

  郭莉的感覺沒有錯。在咨詢中,她總顯示出不安、焦躁的情緒,伴隨有目光遊移、反復喝水、擦汗等不自主行為,在這些情緒和行為背後,實際上是內心極度焦慮的表現。為瞭驗證我的判斷,我問她近期有沒有感到身體不適或不正常的情緒反應。她告訴我,近期常感覺口幹、出汗、食欲不佳、煩躁不安、註意力不能集中,尤其接到父母電話時總感到害怕。於是,我建議她先到醫院檢查有無身體病變,以便制定下一步的咨詢方案。
      怎樣選擇更好的未來

  醫院的檢查表明,郭莉並沒有器質性的身體病變。綜合多方面的因素,我確定她患有焦慮癥。這是她長期擔心受怕的結果,和丈夫、孩子以及對父母的態度有很大關系。針對這些情況,我給她提出瞭兩條建議,讓她嘗試觸碰最敏感的話題。

  第一,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和丈夫好好談一談。畢竟感情不能隻靠一個人的理解和包容。每個人的承受能力有限,他現在的做法已經超出瞭郭莉的承受能力。

  第二,耐心和父母溝通。既然父母是通情達理的人,那麼他們也會是郭莉最堅實的後盾。如果對於是否離婚拿不定主意,不如把真相告訴父母,聽聽他們的意見。

  對於第一個問題,郭莉表示願意嘗試。至於與父母溝通,她還是在猶豫,顯然,她過不瞭自己這一關。於是,我拿出一塊題板,列瞭兩個問題讓她回答:

  1、如果離婚,將會發生什麼­

  她的回答是:父母肯定不會接受,以後就不會再管她瞭。

  2、假設父母知道瞭事情真相,將會發生什麼­

  她的回答是:會徹底與她斷絕一切關系。       很顯然,郭莉對於離婚的恐懼更多的不是自己將來的生活,而是和父母的關系。那麼,是什麼原因讓她如此害怕父母的態度­我感覺到,要解決郭莉的焦慮和掙紮,必須把這個問題搞清楚。於是,我對她進行瞭催眠治療。

  我用語言引導郭莉進入催眠狀態後,讓她慢慢回想曾經經歷過的恐懼。慢慢地,她告訴我,在她12歲那年,表姐跟著一個離過婚的男人私奔瞭。叔叔找到爸爸,讓爸爸想辦法阻止。爸爸說,她要走你也阻止不瞭,直接跟她斷絕關系。後來,表姐再回傢時,叔叔再也沒有認這個女兒。這件事給郭莉打上瞭深深的印記,導致她極端害怕父母知道她的婚姻真相。

  我讓郭莉去想象父母已經知道瞭真相,她所擔心的事情發生瞭,讓她在催眠狀態中體驗極端的負面情緒與焦慮。我說:“現在,爸爸媽媽要和你斷絕關系,但他們非常傷心。他們說,你是他們的獨生女兒,對你嚴厲是希望你能幸福,其實他們仍然放不下你……”

  經過五次催眠治療,郭莉的焦慮已經大大緩解瞭,並且表示會認真面對離婚的問題。

  一個月後,郭莉特意來找我。我發現她的面色比先前好瞭許多。她告訴我,她已經和丈夫懇談過瞭,但丈夫還是一副無所謂、愛過不過的態度,這讓她非常傷心。她已經向丈夫提出瞭離婚,同時回瞭一趟老傢,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瞭父母。父母雖然責怪瞭她,但並沒有與她斷絕關系,這是她沒有料想到的。郭莉說,她現在已經知道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,也從中明白瞭婚姻和親情的真諦。看著她微微的笑容,我知道,她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。
有兼職的飯局小姐工作嗎?借平台的力,借系統的力!由此,您便找到了槓桿的著力點,去撬動整個世界!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